失我祁连山 使我六畜不蕃息 失我焉支山 令我妇女无颜色 —— 匿名《匈奴歌》



武威、酒泉、张掖、敦煌“河西四郡”,这次时间不长,走了其中两郡,为了抽时间去后来的青海塔尔寺。两千多年前冠军侯霍去病征服河西走廊,据说在对匈奴大获全胜后,汉武大帝赏赐美酒给霍去病,霍去病认为军功属于全军将士,便将赏赐的美酒倒入附近的一片泉水中,此后这里称为“酒泉”。此后大汉军队以此为基地,占领西域,为今天牢牢打下了“自古以来”的底气。更有大汉军队翻越葱岭,为了汗血宝马和汉使被杀之耻,两次远征现今乌兹别克斯坦费尔干纳盆地的大宛国,逼杀大宛王。这是中华文明跟古希腊文明的第一次正面交锋,汉武大帝的魄力、智慧和谋略不愧千古一帝,不仅是从精神层面塑造了“汉族”文化基因,也是通过军功塑造“汉族”的气质和此后“自古以来”大片的疆土。

敦煌

都很熟了,赫赫有名的莫高窟和鸣沙山月牙泉。之前去过新疆的石窟,莫高窟给我的震撼远没有前者大,也可能长时间的耳濡目染,而前者基本很少有人知道。不过在游览莫高窟前都有一个3D电影,非常不错,恨不得拍多点,屯点吃喝,看个三天三夜。

敦煌的火车站